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入门 > 热点资讯 > 正文

papi酱旗下厂牌被告BGM侵权被索赔25万

互联网

在这个短视频横行的时代,想做出好的作品就免不了配乐,但要小心了,可别配乐一时爽,侵权泪两行! papi酱旗下厂牌被告BGM侵权被索赔25万。

近期,由知名网红papi酱和泰洋川禾创始人杨铭共同创立的papitube,就摊上了这样的事。

papi酱旗下厂牌被告BGM侵权

本次涉案的短视频平台是papitube旗下厂牌“Bigger研究所”,该微博拥有358万粉丝。“Bigger研究所”在一条广告短视频“维密后台,奥斯卡红毯必备,美白牙齿小技巧!”中未经授权使用了Lullatone于2011年发布的原创歌曲《Walking On the Sidewalk》,从而引火上身。

该视频全平台总播放量超过2039万,转赞评数据总计超过25万,而根据公开信息,这则广告将为“Bigger研究所”带来高达29.5万元的收入。

VFine Music音乐版权平台的经营者北京音未文化将经营papitube的北京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关联方徐州自由自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并索赔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25万余元。

7月23日,VFine Music起诉papitube,控告后者侵犯日本独立音乐厂牌Lullatone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一案于北京互联网法院正式开庭。从公开信息看,这是国内首个短视频相关领域的商用音乐侵权案,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因为和知名网红有关,7月24日,“papi酱公司短视频配乐被诉侵权”上了微博热搜,引起网友热烈讨论。24日上午,相关方@Bigger研究所 发布官方微博对这件事表态。

不过,不少网友表示虽然侵权不对,但北京音未公司3月份买的使用权,过了4个月把papitube告上热搜,这是不是养肥了再收费啊?

在新浪微博发起的投票中,有11.6万人都认为此次案件有碰瓷嫌疑,而正常维权选项仅获得7.4万人支持。

短视频侵权泛滥  

关于短视频各种形式的侵权事件,papitube不是第一个,或许也不是最后一个。

去年5月,“爱奇艺起诉b站播出《中国有嘻哈》,索赔100万”曾引发热议。爱奇艺称,b站用户量庞大,而且侵权时节目正处于热播期内,在该网站上的播出严重分流了用户,给爱奇艺造成巨大损失。

其中,涉案的内容多为用户自行剪辑上传的短视频UGC。这场纠纷是两家上市视频网站的流量之争,也是为了明晰长视频与短视频、UGC之间的版权界线。

无独有偶。去年9月,北京互联网法院正式挂牌,“抖音短视频”诉“伙拍小视频”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成为北京互联网法院受理的第一案。涉案短视频创作者“黑脸V”在“抖音”发布的“5·12,我想对你说”短视频作品,遭到“伙拍小视频”未经授权地擅自传播下载。

“抖音”背后的微播视界公司把“伙拍小视频”背后的百度诉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权,并索赔经济损失100万元及诉讼合理支出5万元。

最终,法院认定,涉案短视频“5.12,我想对你说”构成类电作品,但百度公司 “伙拍小视频”的运营方,只是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对于伙拍小视频手机软件用户的侵权行为,不具有主观过错,也已经履行了“通知-删除”义务,因此不构成侵权。据此,法院驳回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流量比罚金更值钱

版权泛滥频出的根本原因或许是流量能带来的收益要比罚款多上许多倍,而真正能够如papitube一样闹上法庭的屈指可数。

短视频的创作者习惯性地轻视短视频领域的版权话题,因为速度等于流量、流量等于金钱。调查发现,流量难以用数字准确衡量,而推广费用比罚金高多了。

有媒体报道,抖音“买粉、买评论、买点赞”三件套成为抖音运营者心照不宣的常规操作。在搜索引擎中,任何人都能轻而易举找到做此类生意的商家,他们往往都会保证评论真实安全可靠。算了一笔账,每涨一个真人粉丝的成本大概在1.5元左右,一个真人评论0.16元左右,一个真人点赞为0.04元左右。

而抄袭、侵权成为获取流量最快捷方便的“捷径”。对于一些头部MCN机构而言,50万的罚款可能只是半条广告的价钱。

版权保护是难题

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家版权局将重点打击短视频领域侵权盗版行为。

郭信律师事务所律师龚柳芳表示,我国著作权法律法规对著作权的保护很明确,对音乐版权的保护有法可依,同时,网络世界依然受法律约束,声明未经同意不得使用的作品即使在网络传播也应经过创作者同意,希望更多人能具备版权意识,尊重创作者的劳动成果。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papi酱旗下厂牌被告BGM侵权被索赔25万”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股票加油站!

分享到:
相关文章